'我爱吸血鬼跟我做爱_2(6)'

不知道过了多久弥才拉回自己的意识,此时的房间早已空盪盪。弥走到阳台把落地窗关上,回头时,看到了掉在地上的玻璃杯。走向前那起了玻璃杯,浓浓的血腥味刺激著弥的嗅觉。弥回想著月喝著血时的样子,那种兴奋,那种满足,都是他从来没有看过的月。弥将杯子放在鼻子前闻了闻,血的味道突然让弥感到反胃。迅速奔向浴室呕著胃里的酸水,同时月在自己面前喝著血的情景在脑袋里挥之不去。

虽然有感觉到月的与众不同,但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月会是吸血鬼。回想著月和自己发生的种种。想著月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,那时是多麽的迷恋他,觉得他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。但是刚才的月,从原本像是乾枯的身体在一瞬间变回原有的丰润。

我害怕了吗?害怕月是吸血鬼的事实,害怕一个自己所喜欢上,所爱上的月?我不知道,看到月哭著跑出阳台时,自己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将他抱在自己的怀里。弥用力甩了甩头,并抱著混乱的心情度过了这个混乱的夜晚。

月逃离了弥的房间後,他将自己锁在房间里。眼泪一直往下掉,心里绞痛著,也害怕著。他最害怕被发现的事发生了,他看到了弥错愕的表情。弥一定很恐惧,也一定会讨厌他。第一次,月是如此赠恨自己是吸血鬼的事实。第一次,他如此想跟一个人类在一起。也是第一次,他不想被人类讨厌。

「迷,我好像爱上了一个人类了。我该怎麽办?难道说,这是对我的惩罚吗?惩罚我不该爱上人类,惩罚我不该对人类动心?」

接下来的几天,月和弥都没有在相见。他们俩个都回到了自己原先的生活。弥还是一样,上完夜校就到独身工作。而月,每天都混在天堂里。他放荡的勾引著天堂里的客人,娇媚的呻吟让客人们为他发狂。每晚都反覆做著同样的事,一便又一便,好像永远不会厌倦。月得寸进尺,他可以毫不避嫌的在天堂众目睽睽之下和客人欢爱,好几次都是被溯连捆带绑的送回家。

但是月并不想回家。只要一回到自己的住处,月就会想起住在隔壁的弥。明明只相隔一扇墙,却感觉与他相隔千里之远。就像迷死时一样,他觉得空虚,觉得寂寞。心很乱也很烦,每天晚上都只能靠著欲望的交欢还麻痹自己。生活又回到原来的样子,没有心,也没有目的盲目的生存著。就像永无止尽的黑暗,让人堕落。

叩叩。每天晚上都有人来敲著月的窗户,月不想理会,也不想知道窗外的是谁。他知道不可能是弥,只有溯。

突然听到门口有动静,月看向门口,发现地上多了一张纸。好奇的拿起门口的纸打开来看。

『我想见你。  弥。』

当月才看到这张纸没多久,他就听到阳台上有小提琴的旋律。月走到窗户旁聆听著提琴的音律,这时的他将头靠在窗户上,眼泪又流了出来。好好听的曲子,好美,也好温柔。月安静的靠在窗户上听著提琴声,厚重的窗帘和窗户隔绝了两人,但是月却能感觉到此刻的他和弥是这麽的接近。

音乐结束了,一切恢复了原有的宁静。曲调结束後,房间里的寂静让月觉得刚才的琴声像是幻觉。就如同大梦初醒般,只是幻觉而以吧。月自嘲的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开窗户。这时,窗外又传来了提琴的音律。听到了窗外再次传来的曲调,泪……月的心就像是泉水涌出一样,他冲动的拉开窗帘并打开窗户看著眼前的人。

弥看到月此可就在眼前,他并没有停下曲子,反到更卖力的演出,直到月张开手臂抱住他。

「月……」他放下手上的小提琴回抱著月。「我们谈谈好吗?」

「你不怕我吗?」月抬起头直视著弥的双眼。

「我不知道,但这些日子里我还是好想见你。」

月放开了弥,将弥拉进了自己的房间。黑暗的房间里只有简陋破旧的家具和一副棺材。

「这样,你还怕我吗?」月小心的问著弥,心里有著小小的期待。

「我不知道。但是我知道我喜欢你,我想跟你在一起,我想抱你,想爱你。只要你不会在我面前杀人喝血,我就不会怕你。」

这算是告白吗?月承认,他听到了弥这番话,他真的很感动,也很高兴。月对弥笑了笑。「可是我和你是不能恋爱的。」

「为什麽?」

「因为我拥有不老不死的身体。终有一天,我将会看到你老死在我怀里,而我仍然会持续活在这个世上。我不想要这样,与其让我将来痛苦,不如就让我们直接断绝情感。我很自私,是不是?」

「那你把我变成跟你一样不就好了。」

月轻轻的摇了摇头。他笑了,他笑是因为弥的天真,他笑是因为弥的冲动,他笑是因为他为弥对自己的情感而感动。而眼泪却也同时流出月湿润的眼眶。

「你愿意放弃你现在的身份吗?你的家人?你的朋友?还有你的工作?成为吸血鬼不是那麽容易。变成吸血鬼你必须放弃你现在拥有的一切!」

「我愿意放弃!」弥紧抱住月微颤的身体。「我的父母在六年前车祸身亡,虽然我阿姨有义务养我,但我看的出她只把我当成累赘。在我刚搬来最无助的时候,我从你身上感觉到我想要的幸福。我只想要跟你在一起。」

月挣开了弥的怀抱,一把拉著弥往外走。穿过了灰暗的街道,月拉著弥来到了一片死寂的坟场。

「月,这是……」

月把弥拉到了茂密的红色玫瑰花丛前。「我带你来见我最爱的人。」月指著玫瑰花说。「他叫迷,他一直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。但是後来他死了,跟我同样是吸血鬼,拥有不老不死之身。唯一能杀死我们的就是阳光,迷就是被太阳给晒熔的。」

「这……迷?」弥有点混乱,月最爱的,是已经死的迷。

「弥,我爱你。我不想夺走你的光明。吸血鬼也是脆弱的,只能在黑暗中生存。见光者,只有死路一条……」

弥低头吻住月的双唇,轻舔著月的唇舌。弥的舌尖滑过月尖锐的獠牙,进入月的口腔中探索著。弥的吻来得突然,勾走了月的思绪。月意乱情迷的回应个弥的吻,双手也勾住了弥的後颈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

深情的吻结束了,弥不舍的离开了月的唇。「我想跟你在一起。」弥将唇再次贴上了月的,吸吮著月口中的香甜。

月转动双眼看了一下身旁血红的玫瑰。迷,你仍然是我的最爱,但是我也同样爱上了这个弥。你会帮我吗?

这时,站在一旁的人影紧盯著相拥的两人。愤怒使他颤抖,他紧握著双拳,指甲扎入了手掌中,任由血一滴滴的流下。

闻到血的味道,月转动著双眼看著四周,瞄到了站在树旁的溯。对不起……溯。

看著弥回房之後,月看了看天空。进入秋天的气候,太阳升起的比较晚。此时的月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原本大开的窗户被关了起来。月走进自己的房间後,双眼环绕著房间观察著房间的动向。突然,一道人影闪到自己的面前。月灵敏的躲了开来,却被那个人抱了满怀。他知道那个人是谁。

「溯……唔……」

溯不等月说完就用嘴封住了他的唇。他的眼睛闪烁著火光,却是很轻柔的吻著月。他将舌头伸进了月的口中舔著,追逐著月闪躲的舌尖。想要终止住溯的吻,月咬破了溯的舌尖。血的腥味慢慢从口中蔓延开来,刺激著两人的神经。月不由的开始吸吮著溯的舌尖,品嚐著血的美味。血让月感到兴奋,也让月感受到自己的欲望。

衣服早已掉落满地,两人赤裸著紧紧相拥在沙发上。离开了月的唇,溯轻舔著月的脸颊,月的耳根还有月的脖子。在月白皙的身上留下了无数的唇印和牙印。溯的唇来到月胸前凸起,他含住一点吸吮著,另一手也柔捏著另一点。

「嗯……」

月难耐的扭动自己的身体,已经熟悉这些身体上的刺激,月敏感的身体很快的进入了状况。他双手攀上溯的背,双腿也环上了溯的腰身,并扭动自己的腰让自己的火热摩擦在溯的小腹上。

溯的唇舌往下滑,舔湿了月的胸膛,经过了小腹。一把握住月的分身,并伸出舌尖舔吮著月的根部。

「啊……嗯……」溯的动作刺激著月,只觉得一窜窜电流涌上全身。

溯时轻时重的搓揉著月的火热,舔掉了上面流出的爱液并用力吸吮著月的顶部。

「啊……嗯啊啊……」感觉到月全身紧绷,溯便更大力的吸著,直到月将爱液全释放在溯的口中。

月激烈的喘息著,身体有点发软。眼睛蒙上一片水气,他睁著眼睛看著溯。他没有任何动静,只是静静的看著溯。他知道此时的溯有多麽愤怒,也知道溯一直以来是如何的渴望他。他对自己这麽多年来的感情都得不到回报,也只能在这时候顺著他。

溯分开月的双腿,让月的後庭显露出来,并送出含在口中的精液到月的後庭里面。温热的液体流入体内给月带来了酥麻的感觉。溯插入了两只手指在里面抽送并将身体压在月的身上。

「为什麽不反抗?还是说,你想用这种方式来补偿我?」溯用他充满情欲沙亚的声音在月耳边说。抽出自己的手指,将自己的火热挺进了月不断收缩的後庭。

「啊……嗯……」被占满的感觉刺激著月,他开始顺著溯的动作扭动自己的腰。

意乱情迷的抱著溯,双腿紧紧环著溯的腰身让他们结合的更密切。月刻意压低自己的呻吟声,并索取著溯的唇。他不想让隔壁的弥听到任何声响。体内的敏感处被溯撞击著,随著溯有节拍的抽插,月第二次到达了高潮。释放著自己的爱液使後庭剧烈的收缩著,将溯也推上了欲望的巅峰。

事後,溯清理著月的身体,并将累得全身发软,意识模糊的月放入了棺材内。

「月……你恨我没关系,一切只因为我太爱你了。」

原先在天堂的狂欢加上和溯的欢爱让月精疲力尽的睡到了深夜。月起身爬出了棺材,回想著昨天所发生的事。想到昨天弥对自己说的话还有弥深情的吻,月就觉得心里暖暖的。心里有点小小的兴奋,月梳洗完後走到了阳台上,有点小小的期待见到弥。

走到阳台上的月看著隔壁房间,弥阳台的落地窗是开著的,灯也是亮的。弥在里面做什麽?月好奇的跳到弥的阳台上,并走进弥的房间。

怎麽回事?月看到弥很安稳的躺在床上,双眼紧闭,皮肤苍白。这是怎麽回事?月冲向弥的身边,抓起弥的手。手是冰的,脸是凉的,全身都是凉的。月开始紧张了起来。看到弥的脖子上有两个小洞,大小刚刚好和月的獠牙相同。血还不断的从两个洞里流出,染红了身下的床被。月看得出弥已经严重失血。

「弥.!」月紧抓著弥的肩膀摇晃著。「弥!睁开眼睛看看我。弥!」月不知道弥还能不能活,如果弥还听得到他的声音,如果弥还能睁开眼睛看他一下,那麽他就一定能救活弥。
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