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我爱吸血鬼跟我做爱_2(7)'

「弥!快点睁开眼睛看看我。」月用力摇晃著弥的身体。月好紧张,好怕他会失去弥。眼泪涌出月的眼眶,滴在弥的脸上和身上。感觉到弥的体温正逐渐流失,月急了。

「弥,你说过要跟我在一起的。你说你想要永远跟我在一起的。你不能食言!快点睁开眼睛……我求求你……弥……」月的吼叫声带有著哭腔,眼泪浸湿了两人的衣服。

看著还在流著鲜血的伤口,月凑上了自已的唇,舔了舔并用床布包起让血止住。月咬开了自己的手挽,看著血像泉水般的涌出。月一手轻轻扳开了弥的唇,并将自己手挽的伤口凑上去。

血流入了弥的口中,月趴伏在弥的身上祈祷著。他不知道来不来的及,但是这也只是唯一的希望。他感觉著自己的血流入弥的体内,自己的体力也同时一点一点的流失,身体也逐渐变冷。月将耳朵贴在弥的胸前,听著弥的心跳声缓慢且时轻时重的跳动著。然而,自己的心跳却越来越快。他知道他自己快撑不下去了,但是弥还有心跳,他不想放弃最後的希望。

「月你在干什麽!」一直躲在一旁观看的溯冲进了房间,并拉开了月。

月紧紧抱著弥,流血手挽仍停留在弥的唇上。「你不要管我!」

「月!」溯拉著月的衣服,想拉开月在弥唇上的手挽。「他已经没有救了。」

「不会的!我还可以听见他的心跳声。」月甩开溯的手。

「在这样下去你也会死的!」溯著急了,看著月的脸色变惨白,他看得出月快要支持不下去了。

「我不管,救不了弥我的命也不要了。我不要再独自活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。」

「月……」溯哭了,他的心好痛。难道他做错了吗?杀了弥还要赔掉月的性命。听到月所说的话,他才明白月一直是孤独的,他完全没有把自己放在他心里。「月……那我呢?我又算什麽?」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下一篇完结~~~~

想看的就到留言版留下感想~~~~

不然就没有!!!!

做个小小的调查...

大家比较想看”月和迷”的故事还是”溯”的故事??? 

跟我做爱-Chapter 12(完)

在灰暗忧静的街道上,隐约可一听到优美的钢琴声。一栋公寓的三楼,每到这个时候,都能听到钢琴的演奏声,而且每次所弹奏的都是同一首曲子。每当曲子演奏到一个段落的时候,就会有小提琴的旋律加入其中。有了小提琴声的辅助,整首曲子的音律就会有所改变,从优柔变得轻快,却不失优雅。

「月……」曲子结束後,男子放下小提琴,从身後紧抱著月。

「怎麽了?」月舒服的向後躺在男子的怀里。

「为什麽你每次都能弹得这麽好听?」

「你的问题很好笑欸。」月轻声的笑了两下。「那为什麽你每次都能把音乐拉的这麽动人?」月转过头看著身後的男子。

褐色披散的长发,高挺的鼻子和微微上扬的薄唇。还有那充满自信又迷人的双眼,月看得痴了。他抬起头来索取身後男子的吻。「弥……」

记得当时,弥在喝了月的血之後,心跳逐渐加快,身体的体温也慢慢恢复,但月却显得惨白且苍老。看到月倒在弥的身上,溯赶紧拉起月的手挽舔著伤口。并同时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挽将血贯入月的口中。

溯的血让月的伤口渐渐复合,也同时带回了月的生命。确认了月的心跳之後,溯奔出了窗口寻找著猎物。而弥的身体也在此时产生了变化。

月流进弥体内的血侵入了弥的全身,融入了血管中。心跳渐渐加快,月的血和弥的血产生了排斥。体内的每一处都像是被人拉扯撕裂的感觉,疼痛让弥叫喊了出来并在床上翻滚扭动著,也同时让昏迷中的月渐渐清醒了。

「弥?」月支撑起自己虚弱的身体看著痛苦的弥。他抓住了弥的手,紧握著,心里也有说不出的喜悦。他知道弥不会死。

「弥,忍耐一下,过去了就没事了。」月吃力的爬上了弥的身体,双手环抱著弥,并在他耳边说著话。

彷佛感受到月的安抚,弥静了下来。体内的煎熬却没有停,弥双手紧抓著并拉扯著床单,身体停止了翻滚,平稳的躺在床上。弥的脸狰狞,同时也发出痛苦的啜泣声。

「弥……」月亲吻著弥的脸和纠结在一起的眉头,并低声呼唤著弥。

疼痛渐渐舒缓了下来,弥的身体慢慢放松,月的血和自己本身的血融合在一起。此时,弥缓缓睁开眼睛,看著眼前苍老乾燥的月。「月你……我……」发现到自己的异样,弥吃惊的看著月。

「你现在什麽都别说,也别想。先休息一下。」月轻抚著弥的脸颊。

弥感受到自己的视觉和听觉都变了。他感受到自己的听觉变得比以前还灵敏,而视觉却变得有些不同,到底是哪里不同弥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没过多久,溯带来了两瓶子的血进入了弥的房间。

「没想到你竟然还能活。」溯看著眼前新诞生的吸血鬼。将手上的两瓶血交给了月。「喝吧。」

「……」月抬头看著溯好一阵子,接过了瓶子。「谢谢。」

「不用谢,我做这些都是因为我爱你。」说完,溯转身离开了弥的房间。

月目送溯离开房间,心里有些难过,他知道他无法回报溯的感情。他只能希望溯也能找到一个适合他的对象。

月打开了瓶子交给了弥。「闻闻看。」

弥听话的把瓶子凑在鼻子前闻了闻。血的味道从瓶子中传出,这时,他并没有厌恶或作恶。他感觉到体内的细胞都跳动了起来,告诉他喝下去。他喝了瓶子里的血一小口,感觉血液流过他的喉咙进入他的体内让自己感到舒畅。

此时,月拿起了另一个瓶子开始喝起瓶子里的血。他感觉到乾裂皱折的皮肤渐渐变得饱满充实。血固然能让月感到舒畅,却少了一点点的刺激与兴奋。

「弥……」漫长的吻结束了。月合上了钢琴上的琴谱,转过身贴在弥的身上,手也不安分的探入了弥的衣服里。

「等……等等……」弥制止住月在身上肆虐的手。

「不等了。」月起身将弥推到床上,并顺势压了上去。不等弥开口,月就封住了弥的唇,同时也迅速的脱下了两人的衣物。

月一手搓揉著弥胸前的敏感,一手握住了弥的火热并上下套弄著。只听到弥的喘息渐渐变强,手也同时按在月的手上。

月将停留在弥胸前的手指伸进了弥的口腔中搅弄一番後,便将沾满唾液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後庭。有了弥唾液的润滑,月将弥被握住的分身底在自己的入口并慢慢往下坐。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」两人随著肉体上的刺激呻吟著,整间房间充满了月和弥的欢爱声。

月骑在弥的身上狂扭著腰,後庭也不断的收缩吸吮著弥的火热。随著自己的扭动,弥的顶端也都重重的撞击著自己体内最柔软的敏感。他觉得很满足,不只是肉体上的满足,还有心理上的满足。以前他渴望的只是去满足自己肉体上的欲望和心灵上的空虚。但现在的月,感觉到很幸福,因为拥有他的是弥。

当月和弥终於释放出自己的爱液时,月的身体软了下来。他趴弥的身上喘息著,并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「弥……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哦。」月的双手攀上了弥,紧抱著弥。

「我也是。」弥的双手环上了月的腰,同时也回抱著他。

「那我们再来一次吧。」

「今天先休息吧……」

「不管,我还要。」

「月……」

「不管。我要啦!跟我做爱!」

 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