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做音乐教师的妻子(11)'

  那个时候看见女孩,就有了欲望;现在,尤其是在洗浴中心几乎坐怀不乱,一个个风格各异的女孩从眼前走过,选择一个还要女孩口、手、胸的忙乎半天,完成一次流水的作业……

  二

    在春节同学聚会的时候,又遇见了多年不见的女同学,当年我们曾一同在一个屋子度过多少不眠之夜,却从未上床,有时候想想自己好像青春期是克制力最强的时候。

  女同学都成熟妩媚,女同学似乎也在怀念那个年代,很直接的约我另外一个时候吃饭,然后顺理成章的开始上床,似乎我们都在寻找什么,但是到了床上,开始的激动很快就变得兴味索然,她湿的很快,叫的也恰到好处,我已经久久勃起。

  做完后,她说,当年我们要是做了,一定跟现在不一样,我想也是的。

  在做爱过程中,我开玩笑,每种姿势都问:“你这种姿势是谁教的?”

  “你跟老公最喜欢什么姿势?”

  她也问我:“你喜欢跟你,老婆用这种姿势么?”

  “你曾经干过几个女人?”

  每当她说起我的老婆,我的眼前就有浮现了小雯的样子,尤其是小雯趴在那里,小小的屁股挺起,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在那个校长的调教下变成了什么样子。

  射精完毕,熟女的身体最容易的就是熟练地完成性交过程,阴道及不会太紧也不会太松,叫床既不会沉闷,也不会太大声,知道怎么样配合你完成整个过程,既不会让你早泄,也不会让你玩到半残。

  射完后,她忽然说道:“那个楚校长出车祸了,双下肢高位截瘫!

  “我感到震惊,慢慢的她告诉我事情已经过去3个月,楚副校长已经在家休养。

  另外由于车祸给学生赔偿损失,投资的私立学校和原来的房子也卖了,现在搬到你原来离婚时分给小雯的房子里了。

  我决心去看看小雯。

  三

    小雯在家,楚副校长的裤腿空荡荡,让我看了很不习惯。

  见了面却怎么也找不到什么话题,沉默良久,楚副校长说: “老弟,小雯跟你离婚跟我结了婚,觉得有了权力很好,尤其是在学校里,更是自由自在,有时候她也后悔。”

  “我也后悔,其实你也知道男人经常需要去解决性欲,出入一些场所。其实老弟最不要的就是认真,不该认真,去了小雯,也不该认真跟老婆离婚,现在连孩子也不认了。”

  “现在我已经成了一个残废,虽然退休工资足够维持我的生活,小雯,如果可能,你们还是复婚吧!也许她会更珍惜你!

  “复婚,是我多少次都考虑的问题,以前知道自己的老婆被人干了,就生气的要命,想着离婚,现在自己的老婆与人家已经生活了2年,不知道被干了多少次,却能够坦然接受了。

  跟小雯谈,却坚决不同意,她说:“我已经伤害过一个男人,我不愿再伤害另一个男人,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。

  “最终,在楚副校长、我的劝说下,小文决定跟我复婚,但是还要继续照顾楚副校长,而且他也不能离开这个家。

  四

    复婚之夜我有搬进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家里,在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床上躺着我熟悉又陌生的妻子。

  那个少妇,不再有少女时的羞涩,画着精致的妆,显得特别妩媚。

  等到老婆完全脱得一丝不挂的时候,一具完美的成熟女人的雪白肉体完全没有掩藏的呈现在眼前,我将再一次进入她美妙的身体。

  当我再一次进入她的身体时,她的两行热泪留下,哭了。

  在做爱的过程中,她始终没有呻吟,努力的压抑自己。

  我觉得奇怪,说:“你怎么不叫了?”

  她说:“老楚听见不好,怕老楚难受“我告诉她,在她跟老楚做爱时,我不止一次的听见,甚至还录了音。

  问她:“你说我难受么?”

  她内疚的说,现在我给你补偿,就很投入的加紧阴道、腰部耸动进行配合。

  我久久的压在她的身上,这个我离开了2年的熟悉的土地。

  忽然,她说:“你能不能等一下,我要去看看老楚“做完爱,她说我要去照顾一下老楚,看老楚是否需要小便。

  过了10分钟,她回来了,脸通红,我问她怎么了,她说老楚虽然腿残了,但是阴茎却没有残,老楚在哪里性欲也很旺盛,刚刚的帮她用手手淫了一会儿,但是老楚很持久,所以还没有射,又担心你等得着急,所以回来了。

  我笑着说:“老楚人倒是正直,就是太色了!”

  我问小雯,“你用口了么?

  ““没有“小雯答。

  我忽然想起就说:“让老楚跟我们一张床吧“。小雯说,那怎么行,这样也方便一些,你也可以照顾她翻身和小便“小雯说:“老楚肯定不会同意“,我说:“你去问问他呗?”

  老楚同意了,我们亲自把他抬到了这张床上。

  看着老楚想起当年我在窗外听着老楚干我的妻子,现在我还是在干这个女人,不知道他是什么感受!

  老楚说:小雯、你们随便玩吧,我喜欢看见你满足的样子,另外老弟,我们也都是熟人,小雯的身体,你见过,我也见过,就不必避讳。

  要不我总觉得跟你们带来不便,我在这里生活也会不安的。再说,我也有欲望,看见你们做爱,我的欲望也容易得到释放。

  我一下子把小雯拉进我的怀里,热吻落到了她的香唇、乳房上,她呻吟着,扭动着,更使劲地拥抱着我,激烈地响应着。

  我的小弟弟再次顶进她的阴道,她的乳房很软、乳头很挺,我用唇吸住她的乳房,用舌尖拨弄着乳头,她扭动的越来越厉害,两条腿想夹紧,可是却被我的大腿撑着。

  老楚的阴茎也勃起了,在一边竖立着。我引导着妻子的手抓住他的阴茎,一下一下套弄着。

  我忽然想到当年她到底是怎么跟老楚玩的呢?

  “你替他吸吸吧!”

  老婆听话的趴在了老楚的胯下,老楚硕大红肿的阴茎放肆的挺在她的脸庞前。我从后面把已经插入了她的阴道。

  卧室里回荡起了淫迷的声响,口交的声音,带着口水发出的湿润的口交的声音。现在她的阴道属于我,嘴属于老楚。

  我在后面用手握住她的乳房,一只手指夹住乳头,一下下拨弄着,另一只手则伸往美腿间,轻轻来回撩弄着她那浓密的阴毛和阴蒂,用阴茎在她阴道顶来顶去,她用手不停地摸老楚的阴茎,还用嘴含着吞来吞去。

  每当我用力的夹弄她的乳头,她就发出情不自禁的呻吟;每当我用阴茎全力地插入,她的嘴也深深地含着老楚的阴茎,老楚也露出满足的表情。

  我有点累了,说歇一会。老婆更是认真的开始继续抚弄捞出的阴茎。

  老楚的阴茎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的看到,可以说长得很雄伟,甚至透出一种邪恶。一种让女人颤栗的邪恶。

  我坐在床沿,把嘴巴放在老婆的耳朵边说:“老婆,这个鸡巴也曾经插过你多次,让他进来吧”老婆说:“今天是我们的洞房,还是别让他入洞了“我说:“几年前,我曾经把你的阴道给开苞,你还是处女,现在今天又是洞房,我开个什么苞呢?”

  老婆说:“我已经没有洞让你开了啊,老公“我说:“开你的后门吧“老婆说:“后门上次,老楚要开,差点没疼死,也没进去“老楚说:“是啊,后来就没开,小雯的后面确实紧“我忽然想起,当年老楚曾让小文唱歌,就说:“今天你也唱首歌吧?让我们在歌声中操你。”

  “就唱《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》吧“,老楚听完,神情有些黯然,我知道又是陈年往事,想当初老楚有位有权,正是玩弄女老师的时候。

  我就说,老楚啊,以后都是一家人,我们一定会照顾好你,也包括你的强烈的性欲。别灰心,现在不是还是有小雯被你操,以后你随时可以操她、玩她啊!

  我既是一种大度,也是一种主权的宣告,小雯是我的,你可以玩。

  “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开,慢慢的凋零,慢慢的盛开“,妻子的声音在卧室内响起,今夜,我的爱妻,犹如一朵羞答答的玫瑰在静悄悄的开。

  我说:“老楚的鸡巴又寂寞了,你还是坐上去吧。”

  小雯听话的蹲在了老楚的身上,阴道里插着老楚狰狞的鸡巴。因为老楚的阴茎较长,我说小雯坐好。

  小雯红了脸说:“他的太长,坐下去,有点插得难受“我说:“你往前探点身子,“我从后面搂住小雯的乳房,小雯听话的照做了,我猛地一按小雯的身子,小雯惊叫一声,迅速的弹了一下。

  回头对着我说:“讨厌,这样插,太深,有点不舒服“我促狭的笑了。我知道小雯的阴道浅,每次我让她翘起腿来,放到胸前插的时候,她也是喊疼。

  我扶住老婆的身子,一上一下的拉动着,看着那根强壮的东西在老婆的私处上下滑动,因为水很多的原因,把老婆的阴毛也拨弄得黏贴在阴唇边,我知道老婆的情欲已经完全被调动起来了。

  五

    我们三个生活在一起,老婆既没有精神上的内疚感,也没有了欲望上的不满足。老楚每天吃饱了,就是锻炼身体,现在他已经可以用双手撑着自己在行动,我们将床换成了一张床垫,便于老楚的行动。

  另外,老楚没有事情可做,每天经常喜欢看的就是影碟,性欲更是强烈,他几乎把性欲作为自己存在的证明。

  我下班后,经常回家就看见家里的投影仪上日本的AV在呻吟,老婆在老楚的身上跃动,或者是妻子在给老楚舔阴茎,有的时候也看见老楚压在妻子身上,妻子扶着他,他的阴茎久久的在妻子阴道里搅动。

  老楚也从一次次做爱中,找到男人的征服感。

  在我们和谐的生活中,老楚也一次次的回忆起当年跟我妻子玩的时候的事情,每次妻子都是脸红红的,既害羞也兴奋。我对老楚说,你玩弄过许多女教师,写本回忆录吧,让我们在做爱时,也可以多些兴趣,让我们欢欢乐乐的生活。

  老楚也答应了,不过老楚说,我第一个就写怎么玩弄小雯吧,然后是那个沈老师,还有舞蹈系的吴月,她有着非常好的身体条件,老楚现在正在写这些内容,如果写出来,我会给大家贴到网上,让大家分享。

 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