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做音乐教师的妻子(2)'

  我继续反反覆覆的操着小雯,因为每次我都等她先来高潮,但是一旦她先来了高潮,往往她的阴道也就不那么敏感,我就需要很长的时间,才能射精,而且这时阴道夹得不是那么紧,刺激也小,我就更喜欢展示我的雄风,她像一只小猫一样让我随意的蹂躏着。

  射完精,她说:“你今天真猛啊““楚副校长还说把你俩都办了,可惜啊,他办不着你,我可是想啥时候办你就办你啊“我说。

  “你吃醋了“小雯说。

  “我永远是你的,我才不像沈老师那个浪妇呢““沈老师怎么浪,你给我说说“我说。

  “沈老师啊,我给你讲讲,俺才是个浪妇呢,对了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浪的呢“小雯说。

  “我就喜欢你,不过听听沈老师怎么浪的,也祝祝咱们的兴趣,也可以取取经啊“我说。

  “好吧,你可不许外传啊“小雯说。

  小文开始将沈老师的床底故事。

 

 

第02章 夜深沉

    第一节

    学校的艺术沙龙继续着,时间过得也很快,妻子有时候也一起出去逛街,妻子经常向我说起她们的聊天,女人天生是泄密者!

  什么时候她们一起喝茶了,什么时候她们一起吃饭了,什么时候妻子在替她掩饰了,每次说起,我都知道她又和那个校长去满足欲望了,而且每周都比较频繁,有时候我就笑,怎么都这么欲望强烈!

  公司的业务开展,我被派到外地6个月。

  本来我可以不去外地,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机会在公司提拔,我的永不满足,我的锐意进取才是我离开农村,来到这座城市,也使小雯深深的爱上了我。到外地,我可以做个区域经理。

  离别总是让人寂寞,3个月后我回公司进行季度述职。在得到公司的通知,要求在明天下午述职,然后晚上聚餐。本来应该在第二天上午坐火车返回公司,但是对小雯的思念,却使我决定当天晚上赶回去。走的时候,同事笑我,想老婆了吧!

  在上火车前,我给小雯打电话,却关机了。

  下了车,已是夜里10点多,没想到正在下着大雨,雨下得非常大,打车往家走,到了家的附近,路上积水已经很深,北方这座省会城市的排水是非常的差,虽然省市的领导都提出大变样的主张,并且街道被拆的千疮百孔,而且没拆的地方,也都有著名书法家的题字:“拆“。走在这座城市,你满眼见到的就是已拆、再拆、还有待拆。

  表面的拆建工作不断进行,但是这座城市的地下排水系统确实出奇的差。在暴雨来临的时候,大路上甚至能把小车顶淹没。

  没办法,给妻子打电话,这次接通了,小雯很惊喜,告诉我她很想我,我告诉她积水太深,今晚只好在离家不太远的一家小旅馆住下!

  雷声轰鸣,宾馆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,想着要不是这倒霉的雨,我应该已经在家,小雯丰满的乳房,底下潺潺的流水……

  这在无聊的想象中,忽然停电了,这家小旅馆屋里比较潮湿,空调停了,打开窗户,一股清新的空气进入了屋内,蚊子也进入了屋内!开始进行轰炸,让人难以入眠!

  雷声渐渐的小了下来,蚊子在拼命的轰炸,会把我咬死!让人难以入眠,看看表已经12点了,我还是回家吧,没有打电话,我不愿意再吵醒爱妻,让她睡吧,虽然我的欲望已经喷薄欲发!

  沿着便道,小心的走过几条街道,走小路穿越生活区,到了家的门口。

    第二节

  我们的房间是个跃层式建筑,当时的一个同事说有套便宜的房子,200平米,跃层价格较低,那个时候想着有一天把乡下的父母接到城里来,跃层比较方便,就下决心买了下来。当时小雯还不愿意,当然现在父母也没有接来。

  打开门,夜已深,想必小雯也已经睡熟了吧!走到门后,准备换拖鞋,忽然发现,一双男式的皮鞋就在鞋架上!这不是我的鞋!这确实不是我的鞋,心里有点疑心,又有点疑惑。忽然想到刚才进门时门前停着的越野车是谁的呢?

  脱了鞋,也没有换拖鞋,就悄悄的光着脚,沿着楼梯往楼上走去。

  楼上最里面的卧室透出幽暗的灯光,我悄悄地穿过书房,走到了外面的平台上,平台被我们棚了起来,在里面养着花,也是我们休闲的地方,卧室的窗户就正对着阳台。

  窗户开着,窗帘拉着,但是有一点缝。我悄悄的走过去,自己家里,自己倒像是一个贼。如果这个时候,妻子突然看见我,一定会吓坏的。

  刚溜到窗边,忽然听见抽泣声: “求你了,不要这么折磨我好吗,我不喜欢这样,刚才你已经玩了半天还没玩够啊,求你了,住手好吗。”

  这是妻子小雯的声音。

  另一个男声哼了一声,“你要是想过考核,就老实点,别惹烦了我,否则你什么也没有。”

  这句话果然管用,只是剩下慢慢的啜泣声音。

  这个男的声音有点熟悉,我透过窗帘缝悄悄看进去一个男人,背对着窗户坐在床上,一个女人横躺在那个男的怀里,上半身呗那个男的遮挡着,只露出两条大腿,那个男人的一手托着女人的头,一只手在女人的大腿中间抚摸着。

  “啊啊,别摸了,疼,快松手啊。”

  小雯哀求的声音。

  “我已经被你玩的没劲了,刚才已经高潮了,现在我的那里已经干了,别摸了,一摸就疼。”

  小雯继续哀求着。

  “别急,慢慢享受吧,你的高潮来了,我的鸡巴还硬着呢,怎么办,让我再干会,你再来一次高潮。”

  那个男的说。

  忽然小雯惊叫一声,双腿搓动起来,身体开始挣扎,用手挡在了玩弄阴部的那只大手前面。说:楚校长,轻点,求你了!

  “对了,这个人是楚副校长,我说的他的声音似乎有点熟悉,还有那辆车,对了,就是上次我们吃饭楚副校长开的那辆车。

  忽然妻子惊叫一声:“校长,别捏了,疼死我了“楚副校长恶狠狠的对她说:“你是想乳头疼还是想逼疼,把手拿开,张开腿,别又想挨操,又怕逼疼。”

  我有点茫然,我想冲进去,如果这个人是在强暴小雯,就是豁出命来,我也要冲进去。但是如果是小雯愿意跟他在一起,我冲进去会怎么样?

  动起手来,我会是那个楚副校长的对手么?

  万一在这个雨夜,他们合伙把我谋害了呢?我的思想在急剧的反复着,因为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发生,所以忽然不知道怎么办了起来。

  我在从乡村走进城市的道路上经历了太多的坎坷,形成了我坚韧的性格,同样也使我在一些事情上有些优柔寡断,因为我来到这个城市,获得的一切都太不容易了。我想走,又怕这个时候他们发现了我。

  妻子已经把自己的手拿开,分开了双腿。不过也奇怪,都30的人了,妻子的仍然是少女才有的淡淡的深红色。

  楚副校长笑着问她:“你们夫妻难道很少做爱吗,怎么感觉你这里好像很少被男人操呀。

  “妻子一听,她嘤嘤的说:“我老公做爱不算少,但是一直带着套,我怕得病。

  ““你这里还真的不湿了,不湿我也想操你了,这回操回干逼。”

  楚副校长一把抱起来妻子,扔到了床上,我这才看见小雯惊恐的面孔,长发散乱的披散着。

  楚副校长迅速的覆盖了上去,抱起了小雯的臀部,阴茎顶向了小雯的阴部。

  小雯的身子往床头方向退缩着:“求求你,饶了我吧,我一点都没湿,疼““啊!”

  小雯惊叫一声,夹紧了双腿。哀求着:“别插了“。楚副校长忽然用腿压住了小雯挣扎的双腿,把腿合了起来,身体抬了起来,坐在了小雯的肚子上。

  楚副校长像一个巨人压在了小雯娇小柔弱的肉体上。楚副校长的双手覆盖在小雯丰满的乳房上:“没有生过孩子的乳房就是挺,比我的老婆的乳房强多了,她生孩子以后让孩子吃的特别软,你的好像还是有着乳核的。”

  “轻点捏,有点疼。”

  小雯说。

  “你的乳房不让捏,逼也不让操,我的鸡巴还硬着呢,咋办?

  “楚副校长说。

  忽然楚副校长的身子又往上串了串,坐在了妻子的胸部,粗大的大鸡巴顶在了妻子的嘴唇上上。

  “快点帮我舔,舔湿了,插起来就不疼了。”

  妻子望着粗大的阴茎,羞涩的转过脸,着急的脱口而出:“我那可是嘴啊!校长。

  “是啊,虽然我跟妻子结婚很长时间,也看了很多的A片,但是小雯总是不能接受我的阴茎插进她的嘴里。

  几次尝试,这不过带着套!一旦不戴套,她都是干呕作罢。

  “我知道是嘴,但是是插嘴还是插逼,你选一样。不能总让我的鸡巴硬着吧“楚副校长的鸡巴在她的脸上蹭着。”

  我真的从来没有亲过,真的不会。

  我用手给你握吧。”

  小雯恳求着。

  妻子无奈的用手轻轻握住他的大鸡巴,慢慢地套动着。

  楚副校长的身子又往上串了一下,臀部坐在了小雯的乳房上,粗大的阴茎就在小雯的手里,在小雯的嘴边。

  “手不行,今天就的操了你的嘴,你知道么,每次看你演出,看见你化了妆的嘴鲜红欲滴,我就想操你的嘴。比操你的逼还让我想呢?”

  小雯的脸左右躲闪着,楚副校长一把拉住了她的头发,用膝盖夹住了她的脸,同时用膝盖压住了她的两只胳膊。 “你今天要是不让操嘴,看我怎么压你,“楚副校长的屁股往下沉了沉。楚副校长180多斤的体重,小雯怎么能承受。

  “别,压死我了“小雯呻吟着,上不来气,嘴依然紧闭着,挣扎着。

  “你要是不张嘴,我今天就一直在这里坐着“楚副校长把他的阴茎在小雯的嘴边蹭着。

  小雯两行泪水夺目而出。

  “我也不想强迫你,我真的很喜欢你,再说现在有那个女人不吃鸡巴呢?你看系里的张晓兰,多正统啊,含起鸡巴来,只要你含住阴茎头就可以了“楚副校长劝说着。

  小雯慢慢的张开了嘴唇,楚副校长的阴茎头进入了小雯的红唇之中。

  “啊啊啊,不愧是老师,你含的很好,注意别用牙碰,好舒服。”

  他兴奋的一边享受着,一边用臀部坐在小雯的乳房上前后揉动,阴茎在小雯的嘴里前后抽插。
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